免責聲明:這筆記是幫助我加深理解從嘉賓身上學習到的內容。既然是我的筆記,我主觀的思想多多少少會呈現在文字上,無論是有意或無意。因此,請勿引用筆記內容作為任何嘉賓所說的話。什麽內容,在什麽情況與語氣下說的,都可以在PodcastYouTube上看到完整內容。

David是壹位多才多藝的企業家、風險投資家和工程師,他在美國、臺灣和日本都有豐富的經驗,每年還舉辦多場小提琴音樂會和馬拉松比賽。 他是我見過的最善良的人之壹,也是我為數不多能和他談日本、臺灣和美國的朋友。

落後的臺灣

他生於美國,1989年移居臺灣就讀美國學校。當時,臺灣唯壹的公共交通工具是火車與公交車。車輛都是來自日本已經不在使用的二手火車,公交車也是如此。在美國長大的他,感受到臺灣在發展中,依然還有點落後的感覺。

他說,今天的臺灣人算是有禮貌的,但當時並不是這樣。點牛肉面時,大多人會直接走進人海中的空隙,直接跟老板大喊:”牛肉面,兩碗大的!”。當要上公交車時,壹波又壹波的人湧向門口,仿佛是八卦記者們,為了搶著報道某個外遇被抓到的藝人。

有壹個文化沖擊是,臺灣人對陌生人不是很友好。不是說他們態度不好,而是他們不像美國人那樣可以輕松閑聊。即使是鄰居,談話也只是停留在打招呼上,不會再進壹步。不過他的體驗是在臺北,我小時候在鄉下長大,我記得大人(尤其是女性)經常跟鄰居閑聊。

很懷念這種和陌生人雜談的David在高中畢業時,中文讀寫的水平是小學四年級。他之所以比艾倫(五年級)低,是因為他學了兩年日語。

缺乏進步的美國

當他回到美國時,那裏的街道完全沒有改變。 在科技引領世界的同時,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基礎設施和大眾交通卻沒有得到改善。

紐約市的地鐵系統已有110多年的歷史。 故障頻發,站臺又臟又臭,但城市卻花了幾十億美元新建大樓,卻不用來改善居民每天使用的地鐵。曾經認為臺灣落後的David說,現在臺灣的環境比美國好很多。

如果說「逆向」文化沖擊,那就是在群裏的對話中,不斷轉變的話題。 壹個話題還沒說完,他們已經進入下壹個話題。David跟不上這種速度和變化。如果妳在美國留學過,相信妳也有過類似的經歷。

究其原因,或許是在Facebook等社交網站出現之前,”看我、關註我 “的文化就已經在美國根深蒂固。如果妳沒有在該群組裏說出大家認為最有趣的經歷或笑話,妳就不會成為焦點。而”站在聚光燈下的時間“ 似乎是美國學校生活中,社交排名的壹個指標。

電子和計算機技術

他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主修電子與計算機科學,因為他壹直擅長數學,喜歡電腦遊戲,但決定因素是他“對不懂的東西的好奇心”。

現在,很少有人會自己組裝壹臺電腦,也很少有人會自行打開電腦,升級內存和硬盤,但在N多年前,我們並沒有選擇。把壹臺又大又重的電腦帶到電腦店,是壹件很辛苦的事情,而且也沒有所謂的 “上門服務”。為了讓遊戲更加流暢,必須更換內存,所以當David打開電腦的時候,他看到這種不知道幹嘛的零件,因為想更加了解,所以選擇了這門專業。

另外,他的表哥的哥哥在英特爾工作,給了他關於半導體和趨勢的知識,這又加強了他對半導體的興趣。

他學習了兩年左右的數學和物理基礎知識,從大三開始,他集中學習了更接近電子工程的課程。 這是因為他當時難以理解計算機工程的邏輯。他能夠編程,但只是以比較死板的方式。“我想我當時還沒長大到可以了解計算機科學”,現在每天都在編程的David笑著說。

聽從彼得的叔叔說的“權力大,責任就大” (並沒有)的建議,David成了學生會主席。他要奔波於各種活動和會議,而忘記了壹件重要的事情:找工作。在身邊的人都開始收到Offer後,他才慢慢開始找工作。

衛星和半導體設計

他在1998年到第壹份工作是在伯克利的宇宙科學研究所(Space Sciences Laboratory),為壹個名為HESSI的項目擔任程序員。 據維基百科介紹:

拉馬第高能太陽光譜成像探測器(縮寫為RHESSI)是美國宇航局於2002年2月5日發射的壹顆太陽探測衛星,主要目的是研究太陽耀斑中的粒子加速和能量釋放過程。這顆衛星原名為高能太陽光譜成像探測器(HESSI),其觀測範圍覆蓋了從3 keV的軟X射線波段到20 MeV的伽瑪射線波段,並具有極高的譜分辨本領。美國宇航局戈達德太空飛行中心、美國伯克利加州大學、瑞士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等機構參與了衛星的設計和建造。

兩個月後,David收到了來自半導體公司QLogic的Offer時,他義無反顧地離開了HESSI。當年即沒有SPACE X,Elon Musk也還在為他第壹家創業項目Zip2努力。我問David“如果當時SPACE X已經存在的話,妳還會留在HESSI項目嗎?” 他說對航天有點興趣,但不是 “我的夢想”,即使有SPACE X也不會留下來(不過如果有SPACE X,那時HESSI項目可能會更受歡迎,競爭也會很激烈)。

在QLogic他負責設計SCSI接口控制器的IC芯片。這個接口連接了電腦和周邊零組件,為了傳輸數據。 起初,正如他表哥的哥哥所說,他覺得半導體的世界很有趣,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漸漸厭倦了這種壹成不變的流程。就在這段時間,他對商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為了不錯過在臺灣風險公司的機會,他不得不再次離開美國。

第壹個VC和創業公司

在臺灣風投公司工作是壹種學習的經歷,但他覺得這個工作完全不適合自己。尤其是那家VC除了投資之外,沒有什麽投後來支持投資組合。在投資前忙著做評估與走程序,但是壹旦投資了,只是久久壹次看看創業公司的報告而已。David對商業感興趣,而不是金融,所以他在這裏工作了壹年多後就離開了。

之後他加入的是壹家設計和制造激光打印機引擎的公司。 創始人有壹個願景,那就是做出設計與價格都適合個人和家庭的激光打印機,這個願景類似於蘋果公司把企業的大電腦變成了個人電腦(Personal Computer/PC)。

David沒有任何銷售和營銷經驗,所以在這公司身為唯壹的銷售,他的壓力是巨大的。 如果說有壹個優勢,那就是他對電子與工程的理解。他不斷學產品銷售與營銷的技巧,最終在德國CeBIT展會上贏得了外企的訂單。 這是該公司成立十年多來的第壹筆訂單,訂單金額不菲,高達30萬美元。

但創始人不想賣(WHAT?),他想賣的是第三代產品,而不是放到展會的第二代產品,所以也無法滿足客戶。David在此創業公司吸取了壹些好教訓後離開。

在他任職期間,公司定期從日本請來技術專家,通過現場翻譯給員工講課,但David無法忍受翻譯不到位的情況。 例如,專家會說:”#$@#($@#($@#&%*@#&$(!!!) &$$#@&@)#&)%@*$”,翻譯則是壹句“他說不”。這讓他覺得很沮喪與難受。這也是他開始學習日語的原因,因為他無法克服 “對感興趣的事物不了解”這個好奇心。

‘嚴格’的日本

在日本拓殖大學學習語言的時候,David又陷入了壹些文化沖擊。 他不明白自己怎麽會因為騎自行車載了個人就被警察攔下。另外,在日本說的日語感覺快到跟速讀壹樣。他提到,剛到日本的時候非常辛苦,因為他還沒有學會謙虛、叮嚀和尊重形的敬語。

因為他的家族是壹家電梯設計制造公司,他們認為美國廠商有壹款真空動力電梯在日本應該有市場,所以取得了日本的獨家代理權,也是David的第壹次創業經歷。此時,他還被日本早稻田大學MBA錄取。

標準、法律和事故

因為該電梯是個創新產品,所以還沒有被列入日本的法律法規(當時的電梯有兩種,要麽是繩索式,要麽是液壓式,我猜測現在也是如此)。所以他無法直接開始銷售,而是從解決法律和標準問題開始。

為了讓它通過審核,他需要所有關於產品的尺寸、重量和運行參數。 廠家應該有這些信息,但David花了很多時間才獲得。因為美國廠商擔心如果交出這些資料,有可能會被 “抄襲”,所以要麽拖拖拉拉,聲稱沒有這些數據,或者因為公司機密而不能交出。上天不負好心人,David公司成立兩年後,審查終於通過,得以銷售產品。不過,在準備銷售時,日本電梯業界發生了壹場命案:

2006年6月3日,安裝在東京都港區市政府特租公寓 “City Heights Takeshiba “的兩部 “辛德勒 “電梯中的壹部,在小山臺高中上下電梯時,被壹輛自行車撞壞。 日本東京壹所學校的學生,在電梯門打開後突然上升時,被夾在電梯門和樓頂之間被壓死(維基百科)。

這促使日本政府在所有電梯中安裝了名為UCMP(Unintentional Car Movement Protection)或 “開門保護系統 “的安全系統。 David的產品也不例外。 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最終還是獲得了UCMP,並在日本開始銷售他的產品。 當他的努力得到回報不久,有件事情促使他回到臺灣。

稻盛和夫和阿米巴經營

David的祖父在1974年創辦了該電梯公司,是臺灣第三大電梯公司的創始人。2009年是公司成立的第35年,雖然公司業績不錯,也完成上市,但和大多數大公司壹樣,他發現公司的中高層管理人員已經慢慢得了“大企業病”。為了扭轉局面,爺爺需要David的幫助。

改革的指南針是根據稻盛和夫的經營信念。他們讀了很多關於JAL再生的書,也經常分享給中高層們講課。雖然有壹些重組和部門調動,但對企業改革影響最大的還是阿米巴管理:

每壹個部門都被當成壹個新成立的公司,每個阿米巴都要管理自己的零件采購成本、人工成本和銷售價格。 這樣壹來,即使是從來沒有關註過市場價格的部門,也不得不考慮市場變化和自身的競爭力。 原因是他們必須讓其他 “創業公司 “購買他們的X產品。 如果他們能從其他公司買到同樣質量但價格更低的產品,那麽X產品在市場上就沒有競爭力,他們就不會購買。 如此壹來這,這個 “阿米巴”就無法生存了。更直白的說就是這個阿米巴不值得存在。

雖然公司有了巨大的改變,文化與氛圍也越來越好,David也仍在參與協助,但他在2016年開始了自己專註於人工智能的創業公司。

我們下次再談這個問題(因為談話時間超過兩個小時……)。

About Dan Zen Learning

斷然學習由連續創業者,IT行業銷售與營銷專家並在日本12年、台湾10年、北京6年工作經驗的丹提供。目前居住在北京,每天都在學習。

Blog / Podcast / YouTube /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