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理查德·費曼(Richard Feinmann)談到建立科學理論:

從猜測開始。然後進行計算,看看結果是否適用於猜測。最後,通過在現實世界中的實驗和觀察,確認計算結果是否與猜測相同。如果不同,那此猜測是錯誤的。這個簡短的陳述是科學的本質。

First we guess it. Then we compute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guess to see what would be implied if this law that we guessed is right. Then we compare the result of the computation to nature, with experiment or experience, compare it directly with observation, to see if it works. If it disagrees with experiment it is wrong. In that simple statement is the key to science.

科學理論上不可能有“絕對正確”的東西。因為與這個世界相比,我們知道的東西太少。牛頓的理論數百年來都是“正確的”,但愛因斯坦在100年前就證明了牛頓的“錯誤”。愛因斯坦理論認可的世界也被量子力學證明是“錯誤的”。這就是為什麼科學家說“我可能沒有錯”而不是“絕對正確”的原因。

那麼,我們的思考又是如何呢?每天在網上和現實世界中進行的討論都在不斷證明“我是對的”,而這些都是根據“自己的知識和經驗”。換句話說,這是基於一個人的短暫壽命(相當於年齡)的經驗。我們到底從哪裡得到這樣的自信而“我是對的”?

我們也會指出“您錯了”的觀點,但往往是在不了解事物全貌的情況下指出,或是壓根不想要了解全貌。對此的藉口是“我沒那個美國時間!”最後,這個態度只是強調了“我是對的”的傲慢。

更糟糕的是,那些不懷疑刻板印象為真實的人。“X國人真是的!”,“年輕人都那樣啦”,“女人就是如此”,“所有穆斯林都是XXX”,“獅子中的男人絕對是XXX”。這些刻板印象的本質與當時希特勒對猶太人的想法相差無幾。

當然,刻板印像不是偽造的。它基於現實無限誇大到適用於每一個屬於該標籤的人。將其應用於所有○國民,年輕人,婦女等是不合理的。您可能會想,“那也不應該與希特勒比較!”,但種族歧視(國籍,膚色,種族),性別歧視,政黨歧視等背後沒有獨立的“思考”與客觀的驗證,對於歧視對象也壓根沒有傾聽的耐心。

這種刻板印像在世界範圍內正在發生,但絕不是現代人才有的問題。只不過因為網絡和社交媒體,這種現像比過去嚴重得多。因為它得到了廣泛而迅速的傳播。此外,名人和網紅的存在也是容易搓中人類盲點的主要原因(希特勒當時在德國也是訂閱者最多的網紅)。

1933: Adolf Hitler (1889 – 1945), chancellor of Germany, is welcomed by supporters at Nuremberg. (Photo by 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理查德·芬曼(Richard Fineman)補充了關於科學理論的建立:

猜測有多“美麗”,猜測者有多聰明,猜測者是誰或叫什麼名字都沒有關係。如果與實驗結果不同,則猜測是錯誤的。

It does not make any difference how beautiful your guess is. It does not make any difference how smart you are, who made the guess, or what his name is – if it disagrees with experiment it is wrong.

不受刻板印象或權力束縛的科學,不斷努力尋找事物真相的結果,讓我們可以喝乾淨的水、轉動水龍頭就有熱水澡、清理糞便和排水系統、隨時在智能手機上購買想要的東西等。 如果我們花時間進行獨立思考並進行科學(客觀)討論,我會不禁懷疑這個世界是否會更好。

不過,現在還不算太晚,所以我每天都在學習。

About Dan Zen Learning

斷然學習由連續創業者,IT行業銷售與營銷專家並在日本12年、台湾10年、北京6年工作經驗的丹提供。目前居住在北京,每天都在學習。

Blog / Podcast / YouTube